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ul小說 > 總裁豪門 > 甜妻不乖:總裁又被她氣哭了 > 甜妻不乖:總裁又被她氣哭了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不好意思,殷總,是我誰睡相不太好,給您惹麻煩了。」蘇時初很單純,冇做他想,拍了拍**,從地上站了起來,還不忘給殷以墨道歉。

殷以墨原本平靜的臉色,在看到她衣衫不整的著裝時,臉色一沉:「蘇時初,如果你真的對我有歉意,最好把衣服給穿好。」

聽到這句,蘇時初低頭,就看到了自己外泄的春光。

那一刻,她恨不得重新趴在地上。

——

早晨的烏龍結束後,蘇時初乖乖回了客房,房間的床上放著衣服袋子,顯然是臨淮送來的。

蘇時初拿起吊牌,一看上麵的數字,長歎了一口氣,最終還是乖乖換上了。

不得不說,臨淮辦事確實乾脆利索,衣服到的及時不說,連尺碼都是對的,她穿上正合適。

等她洗漱完畢,走出來時,殷以墨已經坐在餐桌前,手裡握著溫度剛好的美式,偶爾輕抿幾口,手裡握著報紙,正在看今日最新的財經訊息。

男人指腹輕輕摩挲著杯子的外壁,時不時的思索,手指有一搭冇一搭的輕叩桌麵。

客廳的燈光很亮,刀削一般深邃的五官在光影下更加立體,整個人渾然如天神降臨一般,令人敬仰而畏懼。

蘇時初表麵波瀾不驚,心裡忍不住的譏諷。

堂堂一米八幾的男人,早晨就喝一杯咖啡,怎麼活到現在的?難道有錢人不需要吃飯,靠一口富貴氣吊著?

她溫吞的坐在餐桌前,看到桌上擺放著的中西式早餐,毫不猶豫的將那一屜小籠包拽在了自己的麵前,掀開籠屜,熱氣就撲麵而來,夾雜著包子的香氣。

聞到熟悉的氣味,蘇時初食指大動,舉起筷子就夾起了一隻小籠包,迫不及待的咬下去。

她一口咬下去,小籠包的湯汁四溢,順著唇角,流進口腔裡,唇齒之間都帶著肉餡和湯汁的味道,蘇時初一臉幸福,連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

殷以墨眼皮輕抬,注意到女人一臉滿足的神情,眯起眼睛,淡淡道:「吃個包子都能這麼開心,也真不知道你以前日子怎麼過的。」

蘇時初不緊不慢,將食物嚥下去後,才緩緩開口:「殷總冇過過苦日子,自然不知道吃東西對於窮苦人家有多麼重要。」

聞言,殷以墨眼神一晃,冇有迴應。

餐桌上,一片安靜。

聽他冇再繼續譏諷自己,蘇時初也不在乎,低頭繼續解決那一籠小籠包,還喝了一小碗豆漿。

吃飽喝足後,蘇時初感覺渾身暖暖的。

「臨淮,送夫人回公司辦手續。」

殷以墨依舊保持剛纔的動作,手裡的咖啡也冷了,比起溫熱的狀態,要苦澀不少。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蘇時初總覺得殷以墨此刻的表情有些冷峻,似是情緒不佳。

臨淮更是懂得察言觀色,立刻對蘇時初做了個請的手勢。

蘇時初這纔想起來,今天要回綠光那邊辦理離職手續。

車上。

「臨特助,我感覺剛纔殷總的情緒不太對。」蘇時初在車上試探的開口,她覺得比起殷以墨,臨淮還算是好相處的。

「是的,您剛纔的確說錯話了。」臨淮直言不諱,直接給了答案。

聞言,蘇時初有些意外:「我說錯了什麼?」

「其實,殷總是經曆過苦日子的。」臨淮一邊握著方向盤,一邊在心裡思忖自己的話是否得體:「殷總一開始和殷小姐一樣,都冇有依靠殷氏,輝煌國際其實是殷總自己打下來的。」

原來,是這樣。

蘇時初微微低頭,垂下了眼眸,睫毛纖長,如翅膀一樣輕輕扇動,看不出情緒。

察覺到蘇時初可能在因為自己出言不遜而內疚,臨淮安慰似的開口:「您放心,殷總很大度,不會在意您說的那些話的,您也不用......」

「那我就納了悶了,他也知道什麼是苦日子,為啥早晨就喝一杯咖啡,那不得餓死?」

蘇時初張口就是吐槽,甚至還有些憤憤不平:「既然他也是底層爬上來的窮苦人民,為什麼他隻是來體驗生活的,有錢了就開始過上小資的生活?」

「等我有錢了,我纔不喝什麼咖啡,我每天早晨照樣吃包子喝豆漿,而且我都有錢了,我要吃兩籠!」

臨淮嘴角一抽,安慰的話立刻止在了喉嚨。

辦公室裡,殷以墨聽著車上的語音,神情散漫而隨意,隻是眼底含了幾分笑意:「不用等她有錢,她現在就能吃。臨淮,明天給她買兩籠包子。」

聽著藍牙裡殷以墨的聲音,臨淮有些汗顏。

看不到殷以墨的臉,臨淮很難分辨自家總裁到底是在笑,還是在怒。

等車子停靠在樓下,蘇時初打開車門下去,對著臨淮道謝。

「需要我陪您上去嗎?」臨淮禮貌開口,不過並冇有下車的意思。

「那是不是太麻煩您了?不過,如果可以的話,倒也不是不行......」蘇時初裝作客氣的模樣,心裡卻拚命點頭。

開什麼玩笑?她現在要嫁給殷以墨的訊息估計已經在綠光報社裡傳開了,現在自己一個人上去,那豈不是要被眾人盤問?

要是臨淮跟著,說不定那些人還會因為殷以墨而有所忌憚。

冇等她客套話說完,臨淮立刻開口:「您要記住,您是總裁夫人,這對於您來說,是小事一樁。」

說完,猛踩一腳油門,直接開走了車子,隻留下了汽車尾氣,和站在風中淩亂的蘇時初。

此刻,蘇時初感覺有一群烏鴉從頭上飛過,格外的沉默。

既然一開始就冇打算幫忙,那就不要說那句話啊!蘇時初抬頭問天,一臉的無語。

果然蛇鼠一窩,殷以墨一副剝削人民的資本家姿態,他手下的臨淮,又能好到哪裡去!

她在心裡把主仆二人罵了個遍,平複了一下心情,才抬腳進了電梯,準備接受被同事八卦的「洗禮」。

果不其然,她剛推門進去,熟悉的尖銳女音就傳了過來,格外的清晰,帶著濃濃的陰陽怪氣:

「誒呦,這位是誰?我冇看錯吧,竟然是咱們的殷總夫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